皇家太阳

作为法军西部舰队的旗舰正式开始服役
更新时间:2019-11-08 14:35 浏览:90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英国荷兰联合舰队分成前(白)、中(红)、后(蓝)三支分舰队,排成战列线向法国舰队推进,法国舰队则迂回迎敌。或许是由于英荷联合舰队配合还不够默契,前队的荷兰人耐不住性子,未等中军的英将发令就先动手了,法国人抓住了英荷联合舰队中队偏离战列线的转瞬战机,集中“皇家太阳号”等三层甲板的巨舰两面夹击英荷联合舰队的前队,很快就把荷兰人统领的前队轰得溃不成军......。持续了约8个小时海战的结果,英荷联合舰队损失了11艘战舰,但绝大部分都是荷兰人的战船,包括6艘战列舰,而法国人连一条纵火船也没有失去,这是法国人在“9年战争”中一次比较重大的海战胜利,英吉利海峡的控制权此役之后也暂时落入了法国人的手里。但法军统帅图尔维尔伯爵最大的失误,是没有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他在追击英荷舰队时依然保持了战列线的战斗队形,部分战损的战列舰也拖慢了整个战列线的追击节奏,英荷联合舰队趁着夜色逃脱了战场,法军舰队丧失了扩大战果的良机。2年以后,恢复了元气的英荷联合舰队卷土重来......。

  太阳王的海上战车虽然陨落了,但是“皇家太阳号”和众多法军将士的武功军威,使路易十四从1680年代开始,逐步成为西欧霸主,他最终在位长达72年3月18天,是有确切记录的欧洲历史中,在位最久的独立主权君主。“皇家太阳号”生于战场、死于战场,是带着荣耀离去的一代旗舰,免去了风烛残年之后被拆解于海滩的“羞辱”,这,也算是一个战士光荣的归宿吧。“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路易十四选择了象征自己的“太阳”徽章作为这艘战舰的徽章。“皇家太阳号”的船艏塑像是驾驭着她的海马正腾空而起的风神,寓意着这条巨舰御风而行的天性;“皇家太阳号”的船艉尾板中心的浮雕,则是太阳神驾着四匹天马拉的车巡游在云端,撑起各层甲板的船艉廊柱,也被刻画成了人物的造型 。据资料记载,她有着黝黑色的水线,之上的两层主炮甲板船舷是黄色,用棕色装饰带分隔,第三层炮甲板以上则是法国皇室的蓝色。舰上布满了金色的装饰与雕塑,其重量几乎占到全舰重的十分之一。这和同时代英王查理一世的那艘“海洋霸主”号共同点倒是一致:雕塑与装饰昂贵而且笨重,对于提升战舰的性能并无任何帮助,反倒经常是个拖累,为了宣誓皇权的威严而牺牲了战舰的性能,值不值得只有历史知道。不同的是,如果说贴金镀铜的“海洋霸主”号透露着土豪的霸气的话,那么“皇家太阳号”则有着一份法国贵族的优雅,她整体巴洛克风格的雕塑被认为是战舰史上最精致和优美的。

  1690年6月22日,“皇家太阳号”作为法军舰队的旗舰,离开了法国的布列斯特港,进入英吉利海峡。这是一支包括了75艘战列舰的近百艘舰船组成的庞大舰队,指挥舰队的是图尔维尔伯爵阿内.希拉里翁(Anne Hilarion de Tourville),他是法国海军史上最优秀的将领之一。迎击法国舰队的,是英军的托林顿伯爵赫伯特上将、他统领下的英、荷联合舰队包括了55艘战列舰。赫伯特的旗舰就是大名鼎鼎的“海洋霸主”号,此时重修之后已更名为“皇家霸主”号。赫伯特上将率先发现了地平线上的法军舰队的影子,并意识到对手的舰队规模略大于自己,他遂采取了避而远之的战术,并且在向英王及海军部报告时有意无意地夸大了法军舰队的规模,但在英王“必须一战”的坚持下,海军上将拉塞尔(Edward Russell)最终不得不给英国舰队下达了迎击法军的命令,避战即违军令。比奇角海战(The Battle of Beachy Head 法语Battle of Bévéziers)就这样打响了。

  但这次以少敌多的战役,使法国人虽败犹荣。而且法国海军并未大伤元气,一年以后,图尔维尔伯爵就再次指挥着法国海军舰队,在葡萄牙海岸拉各斯外港再次对决了英荷联合舰队。法军的舰队中,一条1693年4月下水的战列舰继承了“皇家太阳号”的名字(这条继承了“皇家太阳号”名字的战舰设计建造者 étienne Hubac ,是原“皇家太阳号”的设计建造者Laurent Hubac的儿子),她的桅顶之上依然飘扬着法军旗舰的旗帜。

  公元1670年8月,法国,布列斯特港(Brest),法国海军下水了一条崭新的三桅风帆战舰 ,她的排水量在当时达到了1630公吨,拥有着51.3英尺(约15.64米)宽、200英尺(约61米)长的舰身,是配置了三层火炮甲板、104门火炮和840名舰员的一级战列舰。这是当时法国海军最强大的军舰之一,今天,我们通常将其音译为“皇家索莱尔号”(Soleil Royal),然而按照法语的本意,她应该被叫做“皇家太阳号”。太阳王(法语:le Roi Soleil):路易十四( Louis XIV , Louis. Dieudonne. Bourbon)*。

  法军舰队并未能够按时完成集结任务,他的土伦舰队和罗斯弗尔舰队都来晚了,还在风暴中损失了几艘船舶,等到图尔维尔率领集结好的舰队最终进入英吉利海峡的时候,已经是1692年的5月中旬了,此刻他的舰队约有80艘船,但只包括44艘战列舰。英荷联合舰队的集结速度却非常快速,联合舰队司令、英海军上将拉塞尔(Edward Russel,就是在比奇角海战中给英荷舰队下达迎战命令的那位上将),为了迅速集结甚至冒险取道险要的Gull水道来为集结争取时间,到5月14号的时候,拉塞尔的麾下已经集结了一支过百舰船的舰队,其中包括了约80艘战列舰。此刻,法国人的战略构想 - 赶在英荷舰队集结之前护送詹姆斯二世及军队登陆英格兰 - 其实已经落空了 。

  *路易十四( 1638年 -1715年 ), 即法国波旁王朝的第三代君主,是路易十三的长子(就是那个喝多了都舍不得吐的法国干邑白兰地路易十三),其实法兰西王国历史上一共有 19个路易、还有7位查理,英国先后有8个爱德华国王、N多的詹姆斯,一世和二世只是个顺序关系,常常并不是上下两代人,所以为了能记住谁是谁,給国王们起个把外号也不奇怪,这个路易的外号是“太阳王” ,也是欧洲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

  历史的轮回如此迅速,这次是图尔维尔伯爵陷入了比奇角海战中英将赫伯特的境地:他率领着一支实力明显弱于对手的舰队、但是也奉着路易十四的亲笔命令-“要在海上将英荷联合舰队歼灭”。这场1692年5月间的海战,后人通常称之为巴弗洛尔及拉乌格海战(Battle of Barfleur and La Hogue),抱着玉碎之心投入战斗的法国将士,奉命冲向了英荷联合舰队,分别以“皇家太阳号”和“不列颠尼亚”号为旗舰的两个庞大舰队,用硝烟与轰鸣填满了整个海面。但即使在英荷联合舰队占据绝对优势数量的战舰面前,法军的战列线始终没有被破坏,战斗从白天一直打到风平浪止、大雾弥漫的夜晚,法军居然没有一艘战舰降下旗帜投降、没有一艘被击沉、没有一艘被俘虏。在如此差距悬殊的情况下能够同英荷联合舰队抗衡到如此程度,法军统帅和将士们表现出了极高的军事战术素养。夜幕下、借着浓雾的掩护图尔维尔伯爵指挥舰队退出了战场。只是,“皇家太阳号”,作为舰队的旗舰,在战斗中遭受了重创,已经难以驾控,随波逐流当中,当她试图和另两艘法国战列舰在瑟堡港避难修理时,被赶来的英舰德拉瓦尔号一起焚毁了:一艘纵火船引燃了她的船艉,并很快引爆了弹药库,她永远的长眠于波涛之下,这次瑟堡的小战役也通常被视为上述的巴弗洛尔及拉乌格海战的一部分。

  “皇家太阳号”下水之后并没有立刻投入使用,直到1688年“9年战争”(亦称为奥格斯堡同盟战争,是法王路易十四对抗奥地利领导的荷兰、西班牙、英格兰等神圣罗马帝国联军的战争)爆发,齐装满员的“皇家太阳号”此时配备了大大小小112门火炮和1200名舰员,作为法军西部舰队的旗舰正式开始服役。

  比奇角海战的胜利,使得路易十四看到了一种可能,既在一定程度上摧毁英荷联合舰队、并派遣一支法国占领军护送詹姆斯二世重回英格兰、登上英王的宝座。(当时的英国国王是威廉三世(William III,1650年—1702年,他是荷兰的执政官兼任英国国王,是路易十四一生的死敌。她的母亲玛丽公主是英国国王查理一世之女,被废黜的、此刻想回去重夺王位的詹姆斯二世则是威廉三世的岳父,有点乱哈。)路易十四筹划了在1692年4月间,赶在英荷联合舰队在海上集结之前,派遣占领军护送詹姆斯二世登陆英格兰。这次指挥法国舰队的还是比奇角海战中的法军将领图尔维尔伯爵,他的任务,是带领法国舰队从布列斯特港出发,集结好舰队、运输船、占领军部队、抵御海上可能遇到的英国舰队,并最终将部队和詹姆士二世送到英格兰。只不过,这次图尔维尔虽然仍是舰队司令, 战略指令却要听从于随同舰队一起的詹姆斯二世以及远在大本营的法军元帅。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得到后存港口就能自己用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